地球变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南安王 > 正文内容

在三墩的特殊日子

来源:地球变形网   时间: 2020-10-20

  记得我第一次去三墩的场面否,大概和拍摄的模糊的镜头一样,心早就在那里死了。三墩十年前的样子与如今相比,我也就无法相提并论的。
  2000年10月18日的凌晨三点,我刚才睡梦中的时候,妈妈把行装打点好了,就开始当下的启程了。爸爸就在楼下,和妈妈一直嚷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仿佛我已经在朦胧中被逐渐的叫醒了,不过我实在太困,根本就不想起床,所以尽管吵闹声不断,我还就半醉半醒的状态熟睡着。
  接着他们把早点做好,等着我下楼吃早餐,发现根本没有下楼的动静,所以妈妈跑上楼来,先是叫着,看我没有回应后,她就开始破口大骂,我被那些嘈杂的声音给惊醒着,那种贪婪的心态,为了顾及他们的面子,甚至为了自己的工作着想,迫不得已就这样懒懒的起床。下了床,到了楼下的餐桌旁,吃了爸妈炒的蛋炒饭,而后,就准备下山去了。
  夜还没有启蒙,走的路况在黑灯瞎火中也很难去行径,所以他们各持一个手电筒前后为我开路。下了山坡前面就是康庄大道,原本是想在这里候车的,不过由于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很难赶上这么早的班车,所以我们选择了走路。
  路途似乎很漫长,一路走一路看,期待着很快天亮,也期待着很快到达目的地。东张西望的脚步,今天似乎越走越慢,就好像是落在他们的后面止而不前了那样,妈妈的急性子又在那里开始催促着,一催我就自然而然的加快脚步;等到催促完了后,走着走着又开始没劲起来,妈妈就落下一句:“像你这样走法,什么时候才能走到预订位置呀?不然那人不等你了,看你咋办?还是凉拌了好吧!一辈子就跟我们在一起,过着这样殚精竭虑的生活吗?”
  我知道妈妈也挺愿意我去的,因为那个地方原本就是大都市,也是我日后发展的好地方,我承诺妈妈要去那个地方的原因,也是因为大城市的原因,才会选择这样的鬼地方去生活。
  到达镇上,大概将近五点多了,妈妈回到了饭店里,她工作的地方,叫爸爸送我一程,去那约订的位置,等候那个接我去杭州的人来。很快那人也就来了,我们乘着马剑驶往富阳新车站的大巴到达终点站,而后再到达一个富阳的桥梁建筑公司,就在那公司门口,癫痫病的最好医院等着这位先生出来。
  很快先生出来了,可是有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该工程的包头工,我是当他下属,为他服务的。接着我和他们一起上了上海大众的轿车,便闭着眼睛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三墩。
  原本我以为来这里是最好的,首先是环境,因为是大城市,所以我才痴迷于她,我想施展自己的才华,就想在这里落草为根,才会在不知名的情况下上当受骗。
  说到上当受骗,最主要的一点原因,我太过轻浮,没有往最坏处去想,脑海中除了天堂就是天堂,从来不会认为地狱是什么样的。不过来了这里后,我惊呆了,这里不知道叫什么?像是解放初期,像是受了中央政府的号召,来到了这荒芜人烟的戈壁沙滩上,重建着我们的家园一样,正将是百废待兴来着。
  这一天的日子晴好阳光妩媚,对于出城工作的心情也不算什么糟糕的事情,虽说这是在杭城市郊最荒野的地方,但是我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样的鬼地方,不可能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依旧馋食在父母的碗里好吃懒做。
  我刚到这里,还没来得及铺垫我的床位,行李包刚放进一个宿舍楼内,就被老板叫上他的车去了他的工地。
  起初我也不知道到城里来做什么工作,大概在富阳的桥梁建筑公司门口,我就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工作,而且这工作也不是选的,没有挑剔的机会,经人介绍我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工作的。
  这里,和我家乡的环境没有区别,唯一需要的解释,它这里没有山峦,更看不到低矮的丘陵,像是一幅广阔的平原图展现我的面前。但是这里有成片的小森林,小森林里面隐藏着类似于乱葬坑一样的小坟墓,依次还有一片即将成熟被收割的金黄的金灿灿的稻谷,在这片类似乱葬坑的小森林里面徘徊。其次就是这里的建筑,这里的建筑,和我们乡下相比,应该可以说略胜一筹,甚至可以说是精明很多,毕竟这里的经济要比我家乡富有很多。
  沿着这条正将修筑的高架桥直走,我们可以看到铁路,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亲眼目睹的铁路,以前在书本上,或在电视剧上也能够看到,但那些不是现实,像是虚拟的幻觉一样在遐想的空间里找不到真实的梦境一般。如今我不用愁虑自己没有见过火车了,我也不会很好奇地多想火车是什么玩意儿了。看到火车真是挺癫痫病有哪些护理方法兴奋的,就好像是我捡到了黄金,在高考时种了举一样,感觉是心满意足。
  当我痴迷在火车一件事情上,却忘记了手头工作是什么?所以我看到一节一节的火车从这里驶过,仿佛我的魂魄也被那节的火车头带走了一样,站在那里傻傻的发呆。
  就在这时候,有人看到我发呆,就过来跟我说:“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在这里傻傻发呆?”
  我似乎没有缓过来神来,也没有去搭理他,接着,他轻轻地敲了下我的肩膀,又说:“看什么看?快点!上班啦!”
  我这才意识到旁边有人对我说话,我最后回了声说:“嗯!我知道了!”
  而后我执起手里的铲继续工作。
  到了下午,我回到了宿室楼,铺垫完床被后,就去食堂吃饭。
  其实我到这里来,不管怎样我很想答谢那个人了。可是到了今天,我也想弄清楚自己的工作到底是谁介绍来着的?所以在中午就我边吃边想。然而我想了好一阵也没有头绪,就干脆去问他们,问了他们后,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真心的告诉着我。接着我就连想到了带我一起来这里的那位先生,而那位先生常常见面,可是和他答话的时间却非常少,不知道是我性格内向,还是我天生的胆小使得在他的身边说话更为懦弱及其无能。既然不敢问,我想也就算了。当我不再想的时候,却突如其来的一种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就后面那位食堂的阿姐对我说道:“小鬼,你来这里是谁介绍来的?”
  我愣了好一阵,就对他说:“不是他吗?”边说我手指着那位接我来这里的先生。而这位阿姐用鄙视带着嘲笑的目光回答我说:“是他吗?怎么来这里一点也不知道是谁介绍来的。呵呵!“听了那种声音似乎我已经是谁介绍来的,嘴里咕噜着说:”难道是他?“因为他是食堂阿姐的哥哥,而且也是这里比较专业的有名设计师。我尊敬他不仅因为这个,而且也感谢他为我找了一份工作,虽然不合乎心意,且也能让我在这里为将来的事情而去打拼。
  吃过饭后,我们又有两小时可以休息,我就从我的包包里拿出两本书,其实这两本书都是我的珍藏,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是《前后七国志》,由吴门啸客(明)和烟水散人(清)共同完成的。另一本则是《呼延庆出世》,是一本评书,不过那作者的真实姓名和籍贯事北京铁营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迹我早就不详了,后来我去嘉兴工作后被丢弃在那里了。而我此时就选择了这本《前后七国志》的后七国《乐田演义》的章回小说里,不再想着其它的事情了。等到上班时间接近后,就和他们一起到了工地。
  由于我是新员工,对他们而言,什么都需要勤快认真,否则我在他们的眼里就会被淘汰。所以我在这方面也想全心全意的付出。但是做这样的事并非是一事,对我而言可能就是难上加难了。
  那就我来说说杭州吧!
  杭州的确是一座美丽城市,除了是浙江省的省会之外,也是南宋古都临安的旧址。小时候羡慕杭州因为是西湖,去一趟西湖,仿佛找到了人间天堂一样,特别地渴望。长大了,我希望去西湖,不仅是因为西湖的美,也不是因为“人间天堂”的美誉,急匆匆地到达这里,而是因为工作的需要,借这一次的工作机会,我慕名而来。
  来到杭州却和西湖没有缘,也和杭州的这座大城市擦肩而过,来到了和我们家乡没有什么两样的环境里,与那些工友们一起生活。
  初来乍到,大学的筹建,雷峰塔的重建,以及首届西湖国际博览会的召开,仿佛这是一夜间产生的事情一样,对我在脑海里自然渴望的东西,就像是棉花糖一样,虽说有感觉,也有味道,但不能大饱眼福,只能是凭空想象那些凄美的夜景一样,除了怀念也就只剩下些不值当的怀念了。
  在这座三墩的小镇上晃悠,这感觉也是很荣幸之事;因为我从没有逛过夜市,也没有看到过像这样的繁华都市,除了在自己的县城里之外。我仿佛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好像是爱情信物一样,我都想把它看个够亲个够。然而我虽然喜欢这里,但是我依旧会回到郊外去,因为那里才是我的真正寄宿之地。所以我就在我写的诗里说道:
  狂野的郊外,
  是一座丰饶的小镇,
  在这小镇上就会想起
  杭州西湖的美,杭州西湖的俊。
  独自一人,自由的像小鸟,
  像是天空里的云端,
  徘徊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
  我们因为依舍不了这里,
  它竟然就成了我第二故乡的美梦。
  我尝试着在飞翔中改变,
  像是燕雀改变了鸿鹄之志,
  在那杭癫痫反复发作,患者会有哪些变化城的市郊
  筑一间属于自己的新屋。
  新屋不需要太过奢华,
  只要能住下就可以,
  简陋也不太要紧,因为
  我觉得它是临时的寄宿之地,
  但到有翻身机会,
  我就选择放弃这里,
  去往大都市改变着
  本该属于自己的命运。
  紧接着,我来到杭城郊外小镇的第四天,我早上正将上班去的时候,附近有人在嚷嚷,说我们这里少了东西。我执意地上去看,原因我们这里停水了,而且停水的原因是,我们这里往北处,有一节的自然水管被盗,需要有人去修复,所以他们第一件事就找上我,和我另一位不认识的哥们到达了自然水管被盗的地方,他负责这里接水管的任务,而我负责填满,把这一节显露在外面的自然水管埋到地底下。
  工作不需要很久,大约四十多分钟就完成了,而后我们再回到工地上,做我们自己手中被安排的工作。
  原本这样填埋就好了,不过被盗走的第二天再一次发现了失盗行为,食堂又开始大面积停水,为了不让水管被盗贼重新盗走,我们重新买了水管,顺便折了数十根U型的钢筋条,套在水管上插到了地底下去。心想这不该被盗了吧!到了第三天,这里还是被失窃了,所以他们来了一次彻底的,用混泥土把这一节自然水管给浇上了。这样后来是安全了,但是在宿室周围食堂的附近,竟然有些人不怀好意的把矛头指向可我,说我和这贼有联系。
  这样的话让我百口莫辩,有些话说出来,不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还是真说出来指责我的,但是从一开始我的确是有些抵触的,这样动不动就蒙受了不白之冤,我的心里彻底的快崩溃了。
  接着我就会想,来杭州是不是来错了,为什么初次来这里就受了这样的侮辱,受了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就像是这个世界,冰冷的世界没有人来可怜你,冰冷的世界,没有人可以为了你而选择同情。
  我很不想呆在这里,那是因为我开始厌倦这里的生活,我也不想这样匆匆地一走了之,那是因为我来到大城市里还没有立足的根基。我不想就这样轻易地放弃。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dupd.com  地球变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