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变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粉砂岩 > 正文内容

风遥_故事

来源:地球变形网   时间: 2020-10-16

  在那无人管辖的神秘森林中,有着神秘的力量、既美艳却纯真的脸孔,动物们称”她〃为——“风遥”……序章序曲“嘻嘻…哈哈…来呀!”森林中的小动物们,正开心的和到森林中游玩的小孩子们嬉戏着,处处充满欢乐的气氛,也夹杂着春的气息。

  而“她”——“风遥”,却冷冷的站在一棵古树的树枝上,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嬉戏中的孩子与小动物。

  虽然是冷默的表情,但嘴角似乎泛起一丝丝满意的微笑,不过,这也只是一纵即逝的笑意,立刻又恢复原本那严肃,且冷默的神情。

  “已经过了叁百年了……”“她”欲言又止的望着远方,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洁潆”~“她”咻~的一声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不一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风遥”,一个神秘的人物,美艳的脸庞上有着淡淡的泪痕;冷默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一抹哀伤的温柔。

  “她”摘了一束美丽的鲜花,按照往例,来到森林边的山腰上,一座以七彩宝石来点缀的人像旁,把花束轻轻地放在人像前,用小圆石所排成的心形中央。

  然后,又摘些花,放在围绕着人像的六个天使像前,同样由小圆石排成的心形中。

  这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与天使们一同嬉戏的石像。

  “我来看”你们〃了,依约定~”“她”看了看被火般的夕阳所染红的晚霞,发出一声冷笑。

  “她”没再多说些什么,望着石像,陷入那令人无法忘怀的回忆中……第一章邂逅“哥~快点嘛!快啦!”绑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开心的在山腰上跑着,还不时回过头去催促着身后的哥哥和哥哥的朋友,快点跟过来。

  “好啦洁潆!别跑那么快,小心别摔跤喽!”哥哥暗焱虽然也很高兴,仍不忘叮咛她小心点。

  “知道了啦!”洁潆俏皮的转过头来,向他扮了个鬼脸,又自顾自的往前奔跑。

  “唉~真拿她没办法!”暗焱叹了口气,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对她没辄。

  “嘿!你妹精神挺好的嘛!你就别耽心了。小孩子嘛!哪个小孩不贪玩?”羿琮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别再想那件事了。

  “嗯~也好!早知如此就该早点带她出来玩。”暗焱看着如此开心的洁潆,颇有同感的点点头。

  自从一年前,父母过逝后,洁潆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封闭起来,难得今天她心情特别好,也就趁机带她出来玩,顺便和死党聚聚。

  “哇!哥哥,快来呀!有座森林耶!”洁潆有如发现新大陆般,兴奋的喊着。

  “森林?”暗焱和其他五人彼此看了一眼,感到十分奇怪的往洁潆所指的方向看去,但并没有看见她所说的森林?!而且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森林。

  “洁潆来,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回家休息?”昊天关心的问着,以为她太累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没有哇!”她看了看大家那一副不相信她的模样,急得快哭出来了。

  “我没有骗你们,我真的有看到森林,真的!”暗焱看她的表情并不像在说谎,北京癫痫医院那个好但大家真的没瞧见什么森林。

  于是,他便轻声的对她说:“好好好!那里有森林,可是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回去好不好?”说完就要带她回去,但她知道,哥哥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很生气的甩掉哥哥正要牵她的手,往森林里跑去。

  “洁潆~洁潆~”一瞬间,她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大伙感到不可思议的在山中寻找洁潆的下落……“哼!明明就有森林,为什么他们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我~”洁潆生气的在森林中四处乱闯。渐渐的由生气转为难过,因为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肯相信她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只是个十叁岁的小孩子,所以说的话没有人要听吗?正当她跑累了,坐在树下休息时,忽然看见旁边的树上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

  她有点害怕的看着那棵树上的人,壮起胆子问道:“喂!你是…谁呀?”那人听见她的问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消失了。

  洁潆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近乎哭着想离开森林,奈何她不识路而在森林中迷失方向。

  夜渐渐深了,森林深处传来猫头鹰低沉的叫声,怕黑的洁潆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不听哥哥的话,自己跑进森林中呢?如今身无一物的她只能在黑暗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一但哭了就没办法走出森林了。”她低声的告诉自己不能哭泣,要镇定的想办法离开这个奇怪的森林,绝不能乱了方寸否则就永远别想离开了。

  一路上她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看她,岂料每回转头却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夜里的寒风,啼叫的猫头鹰与永无止境的黑暗。

  忽然间她感觉到有个人影在前方树上晃来晃去,受了惊吓的她终于还是哭了。

  正当她放声大哭时,那个人影竟往她身旁走来。

  “你……没事吧!?”那人影有点怯生生的问道。一瞬间洁潆四周便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闪着光芒的小球。

  “矮是萤火虫!”洁潆停止了哭泣,忘情的看着闪着美丽光芒的萤火虫,仿佛置身于奇妙的幻境中。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神秘人物。

  “哇!好美的大姊姊!”她看着这位美丽的脸庞、带有高贵气质及神秘感觉的大姊姊,不禁脱口而出的称赞道。#p#分页标题#e#

  “大姊姊?”“她”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喊过“她”,“她”是个性别不定,不!正确的说法是无性别的人才对。

  “大姊姊你怎么了?”洁潆有点担心的问着,以为自己得罪“她”了。

  “嗯~没事。”“她”回过神来,想了想说:“叫我“风遥”吧!”““风遥”?好奇怪的名字唷!算了!人家父母取的干我什么事?”洁潆喃喃自语的念着,才忽然想到忘了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洁潆,蓝洁潆,喊我洁潆就行了!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唷!”“洁潆?”“她”纳纳的在心中喊了好几遍这个名字。洁潆——回旋的水流,好美的名字呀!““风遥”你呢?你的亲人呢?”洁潆望着“风遥”好奇的问着。虽然才刚认识,但她总觉的对“她”有种不可言喻的亲密感,仿佛已经认识“她”很久了。她相信“她”是个直得信赖的丙戊酸钠对控制癫痫病发作管用吗人,便毫不怕生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好朋友。

  “亲人?”“她”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因为“她”自有记忆以来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在森林中生活着。亲人,对“她”来说是个既远又陌生的名词。

  “那是什么?”“她”不解的问着。

  “就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呀!”洁潆天真的回答道,一点也没注意到“她”的表情。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她”摇摇头冷漠的回答道。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吗?”洁潆异的问着,而“她”则以点头来回答她。

  “一个人不觉得寂寞吗?”洁潆不解的问道,关心中带有一点点同情的语气。

  “寂寞?”又是一个遥远又陌生的名词。“她”早以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寂寞”对“她”来说早就已经没有感觉了,“她”甚至于连什么叫“寂寞”都已经忘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活?为什么会出现在森林中?只知道自己是个永远都不会老也不会死的人,一直停留在十八岁的模样,拥有神的力量,自以前就默默的担任着森林者的角色。

  但为什么我必须守护森林呢?“风遥”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做。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然也不可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就接下了这个任务,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守护森林般,一点疑问一点反抗都没有的担任起这个角色。

  是命运的安排吗?是神把这个神圣的任务托负给我的吗?没有人知道这个深藏在“她”心底的疑问。

  但如果没有遇见洁潆,这个可爱的女孩,恐怕“她”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个令人不解的疑问吧!““风遥”?”洁潆低声唤着“她”的名字,使“她”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风遥”你怎么了?”她有点担心的看着“她”,以为自己得罪“她”了。

  “没什么!”“她”虽然在心中不停的反覆想着那个疑问,却毫不表露出来,仍是冷冷的回答她。

  “既然你一直住在这里,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怎么离开森林吗?”洁潆一想到哥哥便又焦急的向“她”寻问离开森林的方法。

  自从父母双亡后,哥哥身兼父母之职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而且她从小身子就很弱,经常生病,哥哥更是舍不得让她帮忙做任何事,只要她开开心心的度过每天,便是哥哥最大的安慰。

  所以,她不能让哥哥为她担心,因为他已经很忙了,自己无法帮上什么忙,怎能教疼她的哥哥再分心来为自己担心呢?“你要……走了?”“她”迟疑的问着,眼里闪过了一抹失落的哀伤。

  “她”怕她发现“她”的失望,故意转过身去,指着远方说道:“来!从这边一直走去,路上千万别回头,你就能走出森林了。”她听出“她”那冷漠的语气中有一丝的失望,不禁有点同情这个一直孤单一人的大姊姊-“风遥”。

  对不起了!哥哥,我想陪“风遥”,只要几天就好!只要几天就好…洁潆望着“她”那孤单的身影,心里暗自决定要留下来陪“风遥”,所以只好对不起哥哥了。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呢>

  ““风遥”,其实我不急着回去,我想留下来陪你几天……可以吗?”“真的!?”“她”开心的反问着,犹如一个孩子般露出了兴奋的微笑。

  不过,这也只是昙花一现的笑脸罢了!“她”马上又恢复了那冷漠的表情。

  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个表情,总是很自然的把自已的感情隐藏起来,并不是“她”故意要如此,而是“她”从未与人接触,陪“她”的也只有花、草、树木和小动物们,所以“她”不知道什么叫喜、怒、哀、乐、爱、恶、郁,也不知道何谓喜欢?何谓讨厌?什么叫恨?什么叫爱?所以,当“她”看到洁潆时,突然有种想留住她的感觉,却不知她是否答应,为了不让自己受伤,还是决定不论她是否会留下都不让她知道自己的感受。

  ““风遥”……”虽然只有一刹那,但她却捕捉到“她”那一瞬间的纯真。

  “风遥”,就好像另一个她,洁潆心里暗自想着。

  第二章彷徨“到底到那去了?!洁潆有病在身,万一出事了怎么办?!”暗焱气冲冲的和好友们再度上山寻找下落不明的妹妹。

  洁潆已经失踪一个礼拜了,半点消息都没有,也难怪做哥哥的他会如此焦急。

  什么工作、课业都不重要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他那个宝贝妹妹在那里?因为,洁潆的病很特别,说发作就发作,一点控制的方法都没有,而且…她并不知道这个病的严重性。平常和一般人没啥两样,只不过身子弱了点,但发病就……唉~总之他为了妹妹能开开心心的长大,从来没告诉过她有关这个怪病的事,当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病,她一直是那么的信任哥哥,从没想过哥哥会骗她……“暗焱!我们再分头去找找吧!”乐季提议道,另外五人都点头同意。#p#分页标题#e#

  于是,这六人便兵分六路开始在快被他们翻过来的山中继续找那下落不明的洁潆……森林中,洁潆正快乐的在泉水边戏水,白免、松鼠、小鹿等可爱的小动物也围绕在她身旁玩着,而鸟儿可不闲着呢?开心的在枝头上叫着。鸟呜和着轻风、流水与女孩及小动物们仿佛进入了仙境般令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风遥”默默的站在树后探出头来忘情的看着嬉戏中的洁潆,恰似时间就此打住,整个森林中只有“风遥”和洁潆两人,其它的一切在此时都是多馀的。

  “她”看着洁潆,心里人自觉的泛起一股无法言喻的奇妙感觉。有点喜悦又有点温馨,带点甜蜜还有……总之是种奇妙的感觉,在洁潆出现前未曾有过。

  不知何时,“风遥”的手中多了一束美丽的鲜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来不采花的。

  虽然“风遥”为森林守护者,但“她”从未与森林中的动植物有过什么直接的接触,只是默默的守护着森林,连小动物们都没有见过“她”几面,因此“她”才会有“风遥”这个名字。

  “风遥”-既遥远又像在身旁的神秘守护者,另一解是-破坏……““风遥”~“风遥”~一起来玩呀!”洁潆看见树后的“风遥”便开心的喊着。

  “风遥”愣了一会儿想推说不用了,却不由自主的走到泉水边。

  “来呀!下来玩嘛!”洁潆热情的招呼着,还顺手掬起水来泼向“铜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风遥”。

  “风遥”不忍坏了她的兴致,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下水陪她玩。

  “她”轻轻地,小心翼翼的伸出脚尖踏进泉水里。

  一股冰凉的寒意自脚底渗入心头。是那么的清凉、那么的奇特。

  “她”不可思议的站在泉水中,久久不能自己。

  “好奇妙的感觉!”“她”低下头喃喃的说着。

  这是“她”第一次站在水中。

  ““风遥”,你看!”她说着,把手一挥便有许多鸟儿飞到她身边,停在她手上。

  “好可爱喔!你说是不是呢?”她天真的抚摸着鸟儿的头并回给“她”一个笑容。

  “嗯~”“她”点点头,也伸出手来轻抚小鸟的头。

  “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发现呢?”“她”轻轻的抚摸着停在她手上的小鸟,以近乎听不见的音量轻声自责着。

  没错!“她”是应该感到自责的!为什么当了这么久的守护者却从未发现原来小动物们是这么可爱呢?为什么始终未想到能和小动物们作朋友呢?为什么为什么?不知怎的,一个奇特的画面快速闪过“她”的脑海,“她”还来不及仔细去看便消失了。

  “记忆?!”“她”努力的回想方才看见的画面却怎么也想不起,直觉认为那是“她”内心深处的记忆,但若真如此为何“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呢?为什么?““风遥”你怎么了呢?”洁潆关心的问话打断了“她”的沉思。

  “没什么!”“她”看着天真的洁潆,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她走去。轻轻的托起洁潆的脸仔细端详着。

  ““风遥”……”洁潆被看得很不好意思,把头低了下去。

  “呃~那个……我已经来这里…一个礼拜了,虽然…很快乐,可是我…”洁潆有点顾忌的停了一下,看了看“风遥”那逐渐渐冻结的表情,犹豫着是否要再继续说下去。

  “你想回去?”“她”冷冷的说着,转过身不再出声,但洁潆已发现“她”又开始进入戒备状态,仿佛怕受人伤害。

  ““风遥”我……”洁潆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

  你要走了?你要走了!终于还是到了分离的日子,我会让你走的!“风遥”在心底呢喃着,强迫自己一定要让她回去,不能把她留在这里,虽然“她”真的很想把她留住,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有亲人…“从这里直走,你就能离开这座森林。”“她”指着远方说道,洁潆有些迟疑,她知道自己伤到“她”了。

  ““风遥”,我…”“快走!”“她”又加了一句。“不然,你就没有第二次可以离这里的机会了。”“她”转过身,纵身一跃消失在洁潆眼前。

  洁潆见此情形,也只有默默的走了,临走前在地上用小石子排了些字,随后离去…不要走!洁潆…留下来吧!躲在树上的“风遥”看着离去的人儿感到十分不舍,仿佛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以前“她”不曾拥有过什么,当然也不可能了解什么叫“失去”,但现在“她”知道了,原来“失去”是如此的痛苦,那么当初又何必让“她”拥有呢?“她”真得真得很舍不得让她走,想永远将她留住,和她在一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dupd.com  地球变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