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变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粉砂岩 > 正文内容

那个我爱的姑娘,已是别人的新娘_故事

来源:地球变形网   时间: 2020-10-16

  每个人在青春里谈过的对象都是刻骨铭心的,那个曾经嬉戏打闹的姑娘,告诉我她要成为别人的新娘。我的心里一阵刺痛,她并不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放不下她,但是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我只能祝福她,尽管我张不开口,那个我爱的姑娘,已是别人的新娘。

  25岁生日前几天,我收到了苏钰从杭州寄来的快递。淡青色的玉笛,挂着的玉坠上刻着隶书“安”的字样。

  我把屋子里关于她的一切都找了出来,直到房间的地板被堆得满满的,又把它们一件件的收起来,只剩下那只孤独地玉笛安静的躺在那里。其实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脏也收拾起来封掉,把整个世界都扔到外太空。

  苏钰说:我将在五月,我的生日那天举行婚礼。楚墨,你要幸福。

  我多想微笑着对她说出祝福的话,只是我做不到。

  那些年,那些岁月,那些风雨,那些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我的青春,只有在静谧的黑夜还能淡淡的回忆起。那段记忆,那段岁月,到最后我只剩下了回忆的碎片,虽然已过去这么久了,但我还是在每个深夜都会想起。

  对于这个故事,我一直不知道从何讲起,直到今天,无意间的回头,却看见了苏钰,那个贯穿了我整个青春的女孩。

  记得那是我升入初中的第一天吧,对于一点都不熟悉的地方,我对一切都充满着排斥与敌意。现实总不会像故事里写的那样,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开端。如所有人想的那样,我与她相遇了,但场景并不怎么美好。

  或许是缘分吧,我刚来到我的新教室,抬眼望去,教室里的同学都交头接耳的聊着天,我失望的摇了摇头,因为我没有发现一点点特别的地方。我淡淡笑了一下,走向教室中不多的空座位,坐下后我没有一点心情和他们聊天,只是淡淡的敷衍了几句,就望向了窗外,虽然已近深秋,但对于西北的这个小县城似乎没有一点影响,天气依旧炎热,太阳丝毫不吝啬的把它的热度投向了大地,烤的的各种植物都垂头丧气的······

  我收回了目光,无意的一瞥,一个女孩安静的坐在那里,面向着窗外,一截白色皓腕轻轻的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握着笔杆,可能由于太用力的原因吧,,手指与笔杆的接触部分都变成了白色;双眸中仿佛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靠谱能滴出水来,洁白的贝齿轻轻的咬着鲜红的下唇·····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哪里,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而教室中的喧哗声仿佛被她自动过滤,对她丝毫没有影响,她一直保持着那个我见犹怜的表情静静的坐了一下午,而我,就这样傻傻的看着她,度过了我升入初中的第一个下午。

  后来她成了我的班长,由于太负责得罪了好多人,渐渐地没有人喜欢跟她玩了,昔日的好友也理她而去。

  有一天我朋友喊我去操场打篮球,由于我没吃饭,就随便买了点零食,刚走到操场就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红肿,脸上还有泪痕,应该刚哭过。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这样,我总有种莫名的心痛。

  “小妹妹,怎么了?别伤心了,来,哥哥请你吃零食。”她好像有点惊讶的样子,“他们都害怕我在班主任面前举报他们,都不和我玩,都特别讨厌我,你不害怕吗?”我愣了一下,但还是接着说道:“怎么说呢,我也想讨厌你,可我的心不答应啊,它很喜欢你,至于说害怕嘛,我都无所谓了,反正在班主任眼中我本来就不是好孩子。这样吧,你还没吃饭吧?给,先吃点东西吧,别管他们,以后我做你最好的朋友,我陪你玩好不好?你给班主任怎么举报我我都不会离开你,怎么样?”她愣了一下,转眼间“噗嗤”笑了起来,笑着说:“你会后悔的。”说着拿起零食吃了起来,我就坐在她对面,陪着她。那天我们聊了好多,直到满天繁星的时候才分开。

  那天以后,我们成了朋友。苏钰说,我们应该早些认识的,这样她那天就不用哭的那么伤心了,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召唤出我这只“神兽”来。14岁的苏钰就是这个样子,有点可爱,还有点调皮。

  有一次上体育课,在各位室友的帮助下,我在赛场上完虐对手,赢得毫不费力。结束之后,我拖着有点疲惫的身体去看她的比赛,静静地看着她被人完虐。

  她很失落。她说,楚墨,上帝太不公平了,给不了我容貌还不给我灵活的身体。

  15岁生日那天,她说,楚墨,我只要一个礼物。我听了之后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做了。我一个人将那天在篮球比赛中她那一组的对手彻底的完虐。

  那天,是我第一次与女生打比赛,只是为了她的一个愿望。

  苏钰很柔弱,直到19岁也没有在体能上赶上其他女生。但是她一直都没有服过输,就算三岁孩子癫痫多大能正常被打败也绝不服软。

  我一直对她说,苏钰,其实你不用那么坚强的,我会一直保护你,永远不离开。

  爸爸说,小时候我出去玩回来的晚了,害怕被打,就找借口说现在多玩玩,将来有能力保护比较柔弱的老婆。

  苏钰很无奈的对我说,你儿时的愿望可能实现不了了。

  她一直很好奇我为什么快初三了才接近她。我们在一个班,在一个组,都是住校生······其实我也不知都为什么,但还是对她说,因为我觉得这时候接近你正好。

  迈入15岁,她的身体开始了青春期的快速生长。她不再那么的无所顾忌了,甚至和我聊天的时候,只要我不经意间看向她的胸口,她都会掐我。

  她曾忧伤的跟我说过,真想学电影里的女生把胸口围起来。

  我只好说,那样很不好的,你看每天都得换,好麻烦的。

  她想了好久才说,也对,真的好麻烦。“你又在看我这里,好色啊。”说着就掐住了我的手臂。这时我通常会很享受,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苏钰才会露出她自认为发狠的表情,可她不知道的是,那个表情的真的很萌,很吸引目光。

  快毕业了,还有两个月,我问她想上哪所高中,她回答说,当然是一中啊。

  我知道以我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进一中,但我不想就这么与她分开。

  我付出了比平常的多几倍的努力,爸妈都被我吓了一跳,不过更多的是欣慰,终于看见我努力了,每天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我。而苏钰也时不时的帮我讲一些不懂得题。一次次的模拟考试给了我继续下去的信心,我看见了我的名次在不断的向前。

  终于中考来临了,我坐在考场中第一回的如此紧张,手心都出汗了。她就在我对面的考场中,看见我之后,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笑容······

  开毕业典礼了,我顺利的和她进了同一所高中。毕业那天和她一起拍了好多照片,可是我只找到了一张。毕业了,我没有曾经想象的轻松,在哪一整个暑假都没有联系过她。

  高中了,我进了实验班,她在普通班,我在二楼,她在三楼,那一层薄薄的楼板却好像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隔断了我们的感情。见面的次数少了,她有了新的朋友,不再那么需要我了。全年级集会的时候我看着什么办法治疗癫痫好她的侧脸,多少次想靠近她,可是我已无法再介入她的生活,她从不跟我打招呼,我也放不下那可笑的自尊。

  就这样渐渐地见面机会少了,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她再也不会找我帮忙了······我总会不自觉的发呆,朋友们都劝我放下这段感情,说不值得。可是这样的劝慰毫无效果,我每次想到苏钰,想到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就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一只空有赴汤蹈火的心却得不到命令的流浪狗。

  中秋放假出去与朋友打球,有点晚了,打不上车,就走着回家,经过一条巷口的时候看见一个手中拿着钢管的男生好像在向一个女生要东西,我定睛一看,那女孩不是苏钰吗?走的稍微近点一看,果然是,已经可以听到他们说话了。“这么晚了,别想着有人救你了,把钱和手机交出来我放你走,否则别怪我。”他话音刚落我就顺手抓了块砖走了出去,“是吗?这位大哥,钱和手机都给你,以后我当你小弟怎么样?”说着不顾苏钰不解的眼神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做出了要递给他的样子,就在他过来接的那一瞬间,我拿出了藏在背后的板砖,用力的盖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我就觉得头上一痛,模糊地视线中只看见了苏钰跑过来的样子和那个劫匪被我几个朋友按在地上揍得情景,然后就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醒来时我已经在医院,房间里站着几个一起打球的朋友还有我爸妈,苏钰一个人在窗户旁站着,望着窗外。看到我醒了,都一起靠近了我。问这问那,我笑着说没事······

  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问,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才说,为什么?我真的很想说因为你在哪里,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一句淡淡的“没有理由”。她没有像电影中演的流泪,也没有感激我,只是就那样静静地陪了我一下午。一个下午我们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静静的坐着。该吃晚饭了,我妈给我做了饭送到了医院,她走了,只说是住院这几天我的课程她过来帮我补。

  第二天下午她如约而至,细心地给我讲着习题,但我很少听进去,更多的时候是望着她发呆,在休息的时候我打趣道:“我好象又回到了初三,每天都需要你讲习题。”“别想的那么美,医生说你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哦。”从此就是沉默。之后的几天她天天都来,但是对于课题之外的话题都很少聊。

  我出院了,第二天去上学,是她陪着我去的,我那帮狐朋狗友看到我时哪里治疗癫痫病好那眼神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只跟我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就围着苏钰开始聊起来,只剩下我一个人抱怨老天的不公,所幸的是苏钰只关心我,对他们爱理不理的。他们开玩笑说苏钰是他们未来的嫂子,她说,可以啊,现在就叫吧。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开玩笑的,听着朋友们喊她嫂子,她好像很满足,可我倒有点不好意思。

  分别的时候她说,以后不要太勇敢了,我担心失去你。

  我站在哪里有点受宠若惊,胆小的楚墨不敢承认勇敢的楚墨。

  由于她的那句话我不在一天游手好闲了。周末的时候我会找她讲题,遇到不会做的,翻着她的本子作参考。这时她总会敲我的头,说不许抄,也不许偷看。

  我是因为你才好好学习的,你还不感谢我。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初三。我们没有了聊不完的话题,却有了做不完的考题。

  有时候,我觉得她好“坏”,更多时候,我觉得她有点可爱。

  不管是哪个她,我看到都满心欢喜。

  末考了,我们都考的可以,放假后背着满书包的烟花走了好远,才到了目的地。

  我们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天黑了,两个人开始引燃一只只烟花。当我们走到一起看烟花时,最初点燃的已经开始升空。

  我看着苏钰镜片下闪亮的眼睛说,苏钰,你真美。她笑着说,你不是色狼就好。

  之后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傻傻地仰着头看烟花。

  不得不说,夜空下的烟花格外的美丽,直到世界再度陷入黑暗,我和苏钰还停留在刚才的美景中。我的心中满是雀跃的欢喜,却没有打破宁静,嗅着空气中的硫磺味道,静静的望着夜空。

  那时,我不知道,后来我会在同样的夜晚看她穿着婚纱,但身边的人却不是我。

  我虽然很满足,却还是认真的规划,等到你生日那天,还有更好看的。

  苏钰搓着手说,那怎么一样呢······

  她的眼睛里全是笑意,我有调戏的眼光看着她,她脸一红,抬手就要打。

  有点公主病的苏钰不太懂温柔,连害羞都表现得很暴力。可是,我很喜欢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dupd.com  地球变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